当前位置:首页 >> 领导活动 >>正文内容
周国辉:充分发挥人民政协独特优势 切实推进中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30日 来源:联谊报   作者:周国辉   字号:[][][]

编者按    7月中旬,省政协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思想专题理论研讨会,这是推动全省政协系统加强思想理论建设的重要举措,通过理论大学习、思想大武装促进工作质量大提升,进一步团结引导参加政协的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和广大委员,竭诚为“‘八八战略’再深化、改革开放再出发”献计出力,广泛凝聚起为实现“两个高水平”奋斗目标的强大合力。

联谊报摘选我省各级政协和民主党派省委会有关负责人、专家学者的部分发言要点,今天起分期刊发,供您分享。


 

据联谊报    习近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论述十分丰富,其要点可以概括为:一是,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二是,协商民主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独特的、独有的、独到的民主形式;三是,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构建程序合理、环节完整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体系;四是,人民政协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专门协商机构;五是,人民政协要把协商民主贯穿履行职能全过程。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极为重要、极富原创性的思想,是政协推进协商民主创新发展的根本遵循。


一、人民政协在中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独特优势

人民政协具有独特的制度优势、平台优势、人才优势、界别优势和组织优势,很好地实现了四个统一。

一是实现了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的有机统一。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为共同的目标和纲领奋斗,人民政协长期处在坚持和完善我国基本政治制度的第一线,处在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第一线,在实现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的过程中作用不可替代。

二是实现了一党领导和多党合作的有机统一。70年前,以积极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为标志,各民主党派公开、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实践充分证明,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通过政协组织的会议和活动协商议政,有效避免了西方民主必然带来的政党纷争和内耗,保证了各党派充分享有广泛、持续、深入参与的民主权力。

三是实现了协商民主和政协职能的有机统一。人民政协近70年的履职实践表明,协商民主与政协职能有天然的契合性。习近平同志关于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思想和今年《政协章程修正案》进一步规范了和促进了两者的统一。

四是实现了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和其他渠道协商民主的有机统一。人民政协作为专门协商机构,体现了人民民主的原则,贯彻了团结和谐的要求,发挥了引领示范作用。与政党协商、人大协商、基层协商以及社会组织协商等其他渠道协商民主相互交融、相互配合、相互促进、相得益彰,推进了协商民主的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


二、人民政协在中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具有足够自信

自信不是凭空建立的。习近平同志指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在我国有根、有源、有生命力。这个根、源、生命力都在人民政协历史和现实发展中得到充分体现,已深深嵌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全过程。

一是源于历史。我国协商民主制度发端于人民政协,是以人民政协的实践为基础的,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三三制”民主政权,到“五一口号”推动1949年全国首届政治协商会议召开,人民政协代行全国人大的职责,履行协商建国使命,是起始奠基阶段;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大召开,政协不再代行人大职权,但仍作为国家的重要政治机构继续存在和发挥作用,是曲折发展阶段;改革开放后,现行宪法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确立为我国社会主义的基本政治制度,是创新发展阶段;党的十八大以后,正式提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以此为标志,人民政协协商民主进入制度化阶段。这四个阶段的发展历程,充分说明了协商民主制度是中国发展历程和人民群众的共同选择,是服中国这方水土的“橘”,是适合中国人自己穿的“鞋子”。

二是源于性质。人民政协的性质定位不是权力机关,更不是西方的“三权分立”“两院制”,而是我国基本政治制度的独特安排,是各党派团体和各族各界人士发扬民主、参与国是、团结合作的重要平台。习近平同志关于协商民主的性质定位进一步丰富了民主的形式,拓展了民主的渠道,加深了民主的内涵,也指明了人民政协的履职方向。

三是源于文化。在政治制度设计上不可能有“飞来峰”。政协协商民主的内核是天下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异等优秀政治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文化、当代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三种文化的结合体,成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思想基础和文化支撑。


三、推进人民政协协商民主更进一步再谋新篇

人民政协要按照习近平同志为协商民主指明的方向,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好五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推进协商民主理论创新发展既要一脉相承,又要与时俱进。这个“脉”就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老祖宗不能丢,又要不断进行理论和实践创新。在理论、道路和制度上切不可“改弦易张”“南辕北辙”,犯方向性、颠覆性的错误。我们当然要研究西方政治理论,包括上世纪八十年代西方兴起的协商民主理论思潮,但必须警惕和防止把中国独有的协商民主陷于西方民主的话语陷阱,努力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开放的人民政协和协商民主话语体系。

二是推进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必须坚持和完善新型政党制度,既要坚持一党领导,又要充分发挥多党合作作用。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最高政治力量,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要按照习近平同志强调的发展好新型政党制度的要求,坚定多党合作之初心,巩固和发展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共同把中国的事情办好,共同把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故事演绎好。

三是推进人民政协协商民主,既要一以贯之,又要丰富发展。习近平同志早在2003年主政浙江时,就总结浙江政协实践,提出了“协商式民主”的概念,以后又不断丰富发展,形成了习近平协商民主思想,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极为重要和极富原创性的部分。我们要以此为“指南针”,结合新时代实践,发挥人民政协作为协商重要渠道作用,引导全社会广泛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之中,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

四是促进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开花结果,既要知行合一,更要以上率下。习近平总书记最难能可贵的品质是知行合一并以上率下,这也是他对领导干部的一贯要求。他强调:“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要解决的问题的。”因此,必须向习近平同志看齐,知行合一、以上率下、身体力行,为构建程序合理、环节完整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体系作出贡献,保证人民政协协商民主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五是发挥人民政协独特优势,既要做到一专,又要尽显多能。人民政协是唯一的专门协商机构,同时作为统一战线组织,又有更多的职能。要理直气壮把协商民主贯穿履行职能全过程,发挥好协调关系、汇聚力量、建言献策、服务大局的整体职能。要以参加政协的党派、团体、界别和委员为主体,以调查研究为根本方法,以提质增效为主要目的,以专门委员会为重要工作力量,积极探索、建立健全提案、会议、座谈、论证、听证、公示、评估、咨询、网络等多种协商方式,不断提高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水平。

上一篇:郑继伟:牢记习总书记嘱咐 在人民政协的舞台上积极参与协商民主 [ 2018-07-30 ]

下一篇:马光明带领调研组实地调研全域旅游创建 [ 2018-07-30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