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提案工作>工作动态>>正文内容
省政协首次开展重点提案办理“回头看”联合调研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30日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吕玥 管征峰 李辉   字号:[][][]

据浙江日报    核心提示:目前,省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重点提案已全部办结。今年,省政协首次对重点提案办理工作落实情况开展“回头看”联合调研,连续两年致力我省综合行政执法改革推进。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把协商民主贯穿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全过程。记者深度剖析这件重点提案办理及“回头看”的过程,了解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一窥浙江发挥社会主义协商民主重要作用的生动实践。

117日,立冬,宁波北仑。

天气已经有些凉意,正准备外出办事的柴桥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许红琴因为意外接到的一个0571开头的电话,心头一热。

这个来自致公党省委会调研处的电话告诉她,省政协刚刚对她去年参与提出的第69号提案《关于推进综合行政执法改革工作的建议》进行了一次联合调研。一份近两年前提出的提案竟然受到如此高规格的持续关注,许红琴有些喜出望外。

今年,有两件重点提案办理的“回头看”工作列入了省政协党组的工作要点,第69号提案就是其中之一。102426日,省政协提案委对这一提案办理落实情况专门进行了“回头看”,首次组织政协委员、提案人、承办单位赴衢州、金华、绍兴等地联合开展专题调研,让这份提案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近年来,省领导领办督办重点提案已成为常态。按照一般情况,一份重点提案从确定到基本办结往往在一年左右。为何这份由基层党派成员参与提出的提案,在近两年后仍被省政协一直牵挂?

13年亲历写进一份提案

遴选 “地气”“天线”缺一不可

两年前,还是宁波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北仑大队法制案审科科长的许红琴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份调研报告竟然能上升为省政协的一份重点提案。

那年,43岁的许红琴已经在城管这个岗位上工作了13年。2002年,国务院法制办在北仑试点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她通过社会招聘进入当时还是新鲜事物的城管执法队伍。

在法制案审科这个所有行政执法案件的归拢处,许红琴和同事们每年经手的案件达上万起。2013年,北仑又成为我省行政执法体制改革的试点县(市、区)。直接参与新的执法过程的学习培训,让许红琴更加深刻体会到改革推进中所遇到的痛点和难点。

“记得当时特别困扰基层的一点是,执法力量太薄弱了。”许红琴告诉记者,以北仑为例,试点的综合执法改革集中了行政处罚权,涉及40个方面1318项,比之前的787项多了近一倍,而那时全区城管执法人员尚不足200人。此外,与职能部门沟通难、司法保障不足等问题都在牵绊着基层改革的推进。

“以前我们也通过局机关向上面反映情况,不过牵涉方面太大,改起来还是太难。”许红琴回忆,到2015年底,身为致公党成员的她花费数月时间深入调研,尝试把多年切身感受和意见建议整理成调研报告递交给致公党宁波市委会,引起重视后又被上报给致公党浙江省委会,在2016年以党派团体提案的形式向省政协全会提交。

无独有偶,省政府于20152月印发《关于深化行政执法体制改革全面推进综合行政执法的意见》后,民盟省委会也经过大量的调查研究,抓住乡镇行政执法体制创新这一难点问题形成提案,经省政协提案委遴选后,与致公党省委会的提案合并成为第69号提案。

要知道,在2016年的省政协全会上,共收到以提案形式提出的意见建议908件,经提案委审查后立案849件。这么多的提案,如何脱颖而出、成为省领导领办督办的重点提案?

“每一份重点提案的确定,我们都会征求全体省政协委员,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等方面的意见,与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充分协商,再经主席会议审议。”省政协提案委主任刘希平表示,“省领导领办的提案则经过更加周密的考虑,一般会参考省委、省政府的年度工作安排,同时充分体现民意民声。”

从这个角度来说,既接“地气”,又接“天线”,无疑成为重点提案入选的必备条件。

“第69号提案聚焦政府行政体制改革,和浙江一直在抓的‘放管服’改革以及后来的‘最多跑一次’改革等一脉相承,又是一份直接受惠于民的改革建议。”致公党省委会副巡视员陈国荣分析,这份提案也因此被当时省政府主要领导选定作为当年领办的重点提案。7月,车俊同志到任后,随即接过提案办理的“接力棒”,进一步完善办理举措,提高办理成效,成为浙江政协提案办理史上的一段佳话。

230多页办理材料用心用力

办理 一任接着一任干

“我们来自最基层的呼声能得到如此重视,真是莫大的幸运。”让许红琴更没有想到的是,去年928日,她还应邀参加了省政协第69号重点提案办理工作座谈会,与时任代省长车俊面对面交流办理情况和问题建议。

也是在那次座谈会前后,许红琴更加详细地了解到重点提案办理的用心用力。

从全省层面推进综合行政执法工作并非易事。长期以来,由于多方面原因,不少部门都建有自己的执法队伍,甚至同一个领域有几支执法队伍,多层执法、多头执法、重复执法的存在,一定程度上干扰正常公共秩序,也影响行政执法的效率。2014年,浙江开始在嘉兴、舟山两市全面开展综合行政执法试点,分别集中行使市容环境卫生管理等10个、16个方面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298项、533项行政处罚。

“这么大的工作量和错综复杂的关系,单靠一个或几个部门很难协调落实。”一位亲历改革的综合执法工作人员坦言。而通过省领导亲自领办督办重点提案的形式,成为很好的推动引擎。

“当时,这份提案牵头承办单位是省编办,共有省政府办公厅、省委政法委、省法院、省建设厅等9家单位联合会办。”许红琴回忆。

20164月接到任务后,省编办马上就成立专门工作小组,制定方案明确工作流程、职责分工等。紧接着,在前期赴嘉兴等地开展专题调研的基础上,研究制定了《综合行政执法暨乡镇行政执法体制改革专题调研方案》。

这项工作并没有因为省政府主要领导的交替而受到丝毫影响。

“重点提案办理不是某一任省长的工作,是政府的共同工作。”车俊同志后来在提案办理座谈会上的这番话,充分道出省政府对省政协提案工作的重视,亦表达政府方面进一步推进自身改革的坚定决心。

8月,提案单位和承办单位有关负责人再赴试点地区开展专题调研,进一步掌握基层一线情况。先期试点中存在的问题被不断发现,如某市2014年把噪音管理由原公安部门划转给城管执法,但实际执行过程中城管虽然拥有处罚权,却没有入室勘查权,而在省级层面噪音污染还是由公安部门在管理。

提案的办理,需要各方不断协商、提升工作实效。在第69号重点提案办理过程中,主办单位多次通过召开协商会、碰头会等形式,与会办单位不断沟通,达成共识。“为把职权划转工作做实做细,省领导还在会议室里和承办单位负责人一起,挂图一项项研究。”一位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

让提案人和督办单位印象深刻的是,10家主会办单位最后汇编成册的提案办理材料厚达230多页。而光主办单位提交给省政协委员的答复意见(征求意见稿),就先后改了三遍。反复沟通、充分协商使得重点提案的答复更具针对性与可操作性。

三地调研报告再呈省政府

回头看 意义更在深化改革

正是在这样合心合力的推动下,我省综合行政执法工作扎实推进。

去年6月,许红琴离开城管岗位,前往街道工作。一年多过去了,她依然保留着原有单位的所有微信群,从原同事的交流中了解这项改革带来的变化。

“最大的进展肯定是今年41日,省综合行政执法指导局挂牌成立了。”许红琴兴奋地说,多年来,城市管理和综合行政执法在省级及以上层面都没有‘娘家’,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纳入住建部门管理,这在综合行政执法改革中迈出了很大一步。

对提案人来说,见行见效无疑是最大的鼓舞。截至今年10月底,已有10个设区市和79个县(市、区)综合行政执法局挂牌运行。同时,温州、湖州、嘉兴、金华等7个设区市和54个县(市、区)已完成列入综合行政执法范围的首批处罚事项划转。

“基层特别是乡镇的执法力量得到了很大加强。”陈国荣作为提案单位代表全程参加了这次提案“回头看”调研。目前,全省向乡镇(街道)派驻综合行政执法中队1086个,覆盖乡镇(街道)1350个,覆盖率达97.9%

而对基层群众来说,最直接的变化莫过于对城管的印象已经大有改观。

在衢州,以往在市级机关单位年终测评中,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多次被评为不满意或基本满意;改革后,该局去年一跃而为市级机关最佳满意单位,在其累计办理的12万余件行政处罚案件中,行政诉讼败诉为零。

然而,重点提案回头看的意义并不止步于此。解决改革过程中没有消除的弊病,才是回头看的真正目标。

此次赴衢州、金华、绍兴的联合调研发现,集中行使的处罚职权范围还有些过大、职责数量偏多,执法力量尤其是专业能力跟不上执法需要……这些情况都已被写入报告并将提交省政府。

“许多问题确实提到了点子上,也确实在帮助我们扎实推进这项改革。”省综合行政执法指导局副局长吕飞鸿说。改革的推进要求流程再造和不断协调,在他看来,省政协重点提案办理的重要作用就在于,在各部门、各层级的复杂关系之外,以公众需求为导向,促成不同部门的协同合作。相信通过各级、各部门不断协调推进,综合行政执法改革进程将更加蹄疾步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2017年我省重点提案办得怎么样 [ 2017-11-30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