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委员风采>委员专访>>正文内容
管平潮委员:我写网络小说这15年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28日 来源:联谊报   作者:管平潮 张丹丹   字号:[][][]

编者按    成立全国第一个网络文学研究院、创建全国第一个网络作家村、举办全国第一个网络文学周……近年来,浙江网络文学在党委重视、政府推动、资本发力、作家集聚等因素的推动下,形成了良性的发展环境,造就了网络文学的“浙江现象”和网络文学工作的“浙江模式”。本报记者专访著名网络作家、省政协委员管平潮,听他揭秘浙江网络文学为何这么“火”。

管平潮,本名张凤翔,浙江省政协委员,著名作家,中国仙侠代表作家,中国作协会员,共青团中央新兴青年群体梦想导师,浙江省网络作协副主席,中国网络文学研究院特约作家。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日本国立情报学研究所(前身为东京大学信息学中心),现定居杭州。

代表作:《燃魂传》《血歌行》《仙剑奇侠传》《九州牧云录》《仙剑问情》(网络原名《仙路烟尘》)等。


 

据联谊报  

  

小镇青年成长记

我出生在江苏南通一个叫平潮的小镇,父母都是语文教师,妈妈曾把全套《红楼梦》手抄在本子上,这对少年时的我触动特别大。我一下就觉得,看书是值得尊敬的,写作是高尚的,伟大的作品是值得膜拜的。所以小时候,每次爸妈进城,我只要求他们带好看的书。

农村的孩子很小就帮忙做家务活或干农活,但我们家有个明确的规定:只要我在看书,无论什么书,哪怕是无聊闲书,便是在“学习”,就不用干任何活。

可能因为看的书多了,所以我的语文成绩一直不错。当年,江苏省高考是文理同卷,我的总分是通州市第二名,语文单科成绩名列江苏省第一。

我在中国科技大学电子工程与信息科学系读完本科后,保送读硕。获得日本文部省奖学金后,我走出国门,来到位于东京天皇皇宫边的日本国立情报学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

我一直是个网络文学的深度爱好者,因为专业的关系,我是最早接触网络的一批人。2004年到东京留学时,初到异域,举目茫然,便想找点事做,以排遣寂寞,便想着,看了这么多年的网络小说,我应该、也可以写。

既然要写,就得取个笔名。有一次,在东京坐地铁时,我突然想起自己儿时的梦想——成为平潮镇镇长。于是,一下就想到了“管平潮”这个名字。后来,发现这个名字还暗合了“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的意境,而且,古代文人本就有以家乡地名取别号的传统。


用情怀构筑一个仙侠江湖

当时,我租住的地方离研究所很远,每天坐地铁往返需要两个小时。这个时间刚好可以用来构思小说大纲,慢慢地,一个带有中国传统文化韵味的仙侠世界逐渐在脑海中明晰。

我一开始就不想写快餐文学,渴望写出类似《西游记》那样的通俗大作。所以,我的小说属于非典型网络小说,《仙剑问情》(原名为《仙路烟尘》)的章节标题就是四六骈文体,带有一些古白话文言文的感觉。

经常有一些评论家评论我的语言文字好,这其实跟我当时在日本开始创作有关系。客观来说,日本很讲究古典情怀,一到樱花盛开的时候,当地人都呼朋引伴到樱花树下饮酒,妇人就会穿着传统的和服在花下歌舞助兴。

当时因为不在国内,我便没有受一些口头禅、网络热词的影响,也不会被一些俚语俗语扰乱。对于一个喜欢古典意蕴的写作者,太嘈杂的语言环境不是一件好事。

2004125日,《仙路烟尘》正式上线,一下就受千万粉丝追捧。上线不到1个月时间,我就成为起点中文网的签约作者。这部小说的创作历时3年半时间,我倾注了极大的心血,书中的世界对我如同真实,书中的人物如同我的好友熟人,写到结局时,我甚至落泪了……

我写的仙侠小说承继了中国自古以来幻想文学的文脉,是神话志怪、演义传奇在新时代的具体表现,具有很强的现实性。相比其他题材,仙侠题材能更好地承载各种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比如中医、民乐、诗词、礼仪等。

2011年,《仙剑奇侠传》系列游戏制作人姚壮宪找到我,希望我将游戏改编成小说。我本身就是这个游戏的粉丝,对其有着很浓的情结,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改编并不是单纯地把游戏复制成小说,游戏是一代一代推出的,每一代为了做到最好,难免会舍弃一些前后代的衔接设定,多少有些混乱。所以,我将历代仙剑人物、世界观整合成一部长篇,实现文学化。

目前,仙剑游戏已出到第六代,小说出到第八本,不少游戏粉已转成书迷。


君子不器,文理一身

杭州,在我印象中一直是个有着古典仙侠范的城市,同时,IT业又非常发达。2008年博士毕业之后,我来到杭州,一边在网易工作,一边继续创作仙侠系列小说。

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浙江为网络文学发展所营造的环境是中国其他地方无可比拟的。在这里,我越来越有家的感觉,我常常对别人说:我是浙江人,我是杭州人。

在创作长篇小说时,谋篇布局非常重要。这方面,注重逻辑、偏于理性、受过良好理工训练的工科男比文科背景的写手相对更有优势。同时,理工科学到的各种知识,也可以转化到小说里面去。

比如,在中国传统志怪小说中,狐狸之所以能修炼成狐狸精,是因为她吸取了日精月华,但是古往今来,在中国文学史上几乎没有一个作家详细来阐述这个吸取日精月华的原理。我就用我了解的“负熵”的理论来解释。在作品中,我用“混沌”来指代“熵”,用“阴阳”来指代正负,那就是阳之混沌和阴之混沌,这使得我的文学创作更加有深度和广度,和纯用文学语言来讲故事是不一样的。

创作《九州牧云录》的那三年,我的主职工作非常繁忙,每天加班到很晚,只有周末才能抽空写小说。当时能坚持下来,和我在中国科技大学时受到的“地狱式”科研磨炼很有关系。

在筹备创作《血歌行》期间,我除了拟定常规的文字大纲外,还设定了多张excel表格,包括世界观、人设、剧情概要、国家势力、法术技能、法宝兵器、天文地理、怪物生灵等。计划中全书有150多万字,这些详尽的设定表能让我在漫长的创作过程中始终保持清醒,保证前后统一性,给创作过程带来便利。

去年9月,我正式离开网易,全身心投入到网络文学创作中。我的新作《燃魂传》将于今年7月由花城出版社正式出版。目前,我已经开始着手创作又一部仙侠新作。

写了15年网络小说,今天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文学写作就是我的真爱!”


上一篇:管平潮委员:揭秘浙江网络文学为何这么“火” [ 2018-05-28 ]

下一篇:蔡秀军委员:让百姓就医拥有更多获得感 [ 2018-05-16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