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协商活动>>正文内容
如何发挥社会组织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积极作用——省政协民生协商论坛发言摘要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01日 来源:联谊报   作者:   字号:[][][]

编者按    6月27日下午,省政协举办以“发挥社会组织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积极作用”为主题的民生协商论坛,部分省政协委员和县级政协主席、界别群众代表在会上协商建言。现辑录现场发言要点,供读者参阅。


 

据联谊报   

刘净非委员


f78a4badcc194cd28bba3df23b9c66a5.jpg


推进立法工作,探索细化实施办法。探索制定《社会组织法》,尝试开展直接登记和专家评估制度。进一步降低门槛,对公益类、互助类社会组织放宽限制。完善社会组织退出制度,做好退出机制“减”法,完善社会组织征信系统。


何晓霞委员


b26c70cb71134653b0784665ceaa82d7.jpg


把人才建设作为社会组织能力提升的切入点,纳入人才管理总体格局和人才工作体系,加强社会组织党群服务中心和社会组织孵化中心建设。把承接项目作为社会组织能力提升的主抓手,推动政府购买服务和职能转移,出台购买服务的指导价格。把基层社区作为社会组织能力提升的主阵地,鼓励社区骨干、党员领衔担任社会组织负责人。


金克明委员


efcd0e28ddd24688b5b320ae40f55e02.jpg


制定社会组织基本法,从根本上解决法律缺失问题。降低社会组织的准入门槛,实行直接登记制度,逐步确立“备案登记、法人登记和公益法人登记”三级准入制度。完善社会组织的行政监管体制,加强社会组织内部管理。


冯志刚委员


f5a2ea5c9a30469ab9db6d261247f51f.jpg


搭建并完善培育社会组织的平台,进一步加大对薄弱地区社会组织的孵化和培育工作。整合社会组织资源,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协调资源,突出重点。支持志愿协会、基金会等专业类的服务型社会组织和“草根”社会组织,利用市场手段购买服务,积极参与基层社会治理。


刘毅委员


f7a4e202fb8d4d28b86e8331fcc30d86.jpg


转变观念,坚持合作为导向,以“小政府、大社会”为目标,把基层的部分行政权力剥离给社会组织来承担,并划定合作治理的领域和范围。建立健全社会组织参与基层治理的制度,建立专门的社会组织评估机构,采取“统一立法+专门立法”的方式,明确社会组织的职能。


陈海英委员


69b8188753c04204842b37f48a5d0359.jpg


大救助信息平台应向全省慈善组织开放共享,在平台增设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救助板块。利用“互联网+慈善”,提升群众在村、社区治理中的参与度。将失信行为报送至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针对个人和企业的捐赠行为,依据有关措施进行激励。


郭峰委员


c0a2fa6cffab467fbf52c398e3291f01.jpg


做好对志愿服务类社会组织的引导,搭建平台、形成机制,拓展服务领域、丰富服务形式。加大扶持力度,采用购买服务、服务外包等,出台相关政策文件,解决社会组织内部治理结构不完善、公益服务品牌意识不强等问题。使用统一的信息化平台,整合资源、改进提升。


秦旺仁增委员


42f9a472361a4edd98b5de487c62abe2.jpg


台州市少数民族联谊会自成立以来,主要做了三方面工作:一是协助政府化解矛盾,架起团结连心桥;二是双向发力加强宣传,当好政策传声筒;三是互动交流促进融合,做好民族粘合剂。目前以联谊会的名义成立了少数民族发展基金,帮扶少数民族同胞创新创业。建议出台相关政策,进一步培育扶持发展基金,鼓励社会各界共同参与。


兰兰委员


a4921ac19c064f0bb63ad59cac177627.jpg


完善社会组织孵化园建设,加强区、街道层面的社会组织服务中心建设,构建政府扶持体系,完善社会组织孵化机制。引导社会组织探索合理化、多元化的筹资渠道,强化与政府的合作关系,通过购买服务转移政府部分职能。形成长效性的人才培育机制,完善社会工作者职业发展机制。


曹云委员


9bc3397bceb14aaeb7e51b29ce3ec601.jpg


充分发挥基层社会组织在建设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中的独特作用。通过社会组织的参与,让政府和企业都能轻松上阵。通过社会组织的主导,更有利于协调基层矛盾的化解,同时,社会组织的公信力和作用得到进一步的体现。

蒋惠玲(桐乡市政协主席)


9c01afe36c8b4169881366e6d3679fc5.jpg


依托“乌镇管家”品牌化运作,桐乡市共培育3万多名平安志愿者队伍。要大力加强镇、村两级社会组织服务中心建设。建有镇级或村级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的区域,社会组织孵化、培育、运作较为规范,且入驻服务中心的社会组织,得到有效的培育和督导,能够积极参与公益创投、承接公共事务转移。要建立健全社会组织退出机制,尽快完善社会组织有序退出的法律及规定,进一步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


吴敏宏(杭州市下城区 “武林大妈”工作站站长)


ae39923ddf9e4432a6f80cb7c26de804.jpg


“武林大妈”是G20杭州峰会期间由18人自发组织的一支平安志愿者队伍,现已有4.2万名队员,在下城区成立了指导中心,每个街道成立“武林大妈”平安服务中心,每个社区设立工作站。主要的经验做法和工作运行机制,用“5566”来概括,即工作要求体现“五个要”,工作目标实现“五个零”,作用发挥用好“六大员”,工作方法做到“六个一”。希望“武林大妈”能得到更多关心支持,特别是在精神方面,把工作做精做实做强。


邱哲(省妇女儿童基金会副理事长、秘书长)


8d8520d364e54fdea61755c160dde732.jpg


以政府扶持为牵引,促进社会组织专职化发展,优化政府服务购买平台。以赋能增值为导向,提升社会组织专业化的能力。以培育人才为核心,提升社会组织公益服务水平,出台人才培育计划,将社会组织的专业人才纳入到政府人才服务的保障和培养体系中。


马良(浙江工商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硕士教育中心主任)


d72bd66a2e4e4885a5b846e1873a694a.jpg


政府治理能力现代化,要推进基层公共服务形成,聚焦特殊困难群体,落实民生保障,形成社区公共服务平台。市场治理能力现代化,要形成社区商业性服务体系,推进社区服务业“大市场”。社会组织能力现代化,要形成社会组织品牌建设,加强基层社会组织党建,把基层党组织资源、政府资源、社会组织资源和居民互助资源等有机整合。


房春华(德清县钟管镇沈家墩村支部书记)


87aebbbbba1446c4a29aa1e7cadda80a.jpg


我们村组建“红白理事会”,发挥了社会组织参与基层治理的作用,主要做法有:村规民约修订,召开村民代表大会通过《村规民约》,把红白喜事文明简办纳入其中,出台奖罚考核制度;党员干部带头,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带头从简操办婚丧事宜;整治歪风邪气。建议推广“红白理事会”的经验做法,推进平安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加强农村社会组织培育。


何军(公羊会主席)


9c78497f0a1b4733b47e418e5a27f5ae.jpg


公羊会是一个完全民间自治的社会团体。建议出台扶持政策,为合法登记注册并认定的常态志愿者,购买不同等级的人身意外保险。将在救援中因公牺牲的民间救援组织人员认定为烈士。出台白名单备案制度,浙江省内各口岸出发各地执行任务的社会救援力量,享受消防救援人员优先出行的同等待遇。给予备案注册目录内的社会应急救援组织的特种车辆办理“应急专用车牌”。


忻皓(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博士、省绿色科技文化促进会秘书长)


f3f4b0c9c9ff4b03a00d8ba915d66029.jpg


通过招投标向社会组织购买环境监督服务,补充监督力量、提升社会组织专业能力。进一步优化公众环境监督的处理流程,让社会监督者能追踪案件处理全过程。进一步推动圆桌会议事模式,形成“有事好商量”的氛围。


黎丽(宁波市海曙区和义社工师事务所总干事)


13b1d81b24914d6ea4642248c4944043.jpg


加快推进政府购买服务,将政府购买服务的资金列入财政预算,完善政府购买服务定价,明确承接服务的社会组织人员薪酬指导价。加大社会组织扶持力度,出台吸引社会组织人才的具体措施,让社会组织享受面向企业的优惠补贴政策。

上一篇:省政协举行民生协商论坛 发挥社会组织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积极作用 [ 2019-07-01 ]

下一篇:优化营商环境 推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 [ 2019-06-06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