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协商活动>>正文内容
省政协民生协商论坛聚焦城市智慧交通
发布日期:2019年10月25日 来源:同心桥   作者:蓝震   字号:[][][]

编者按    被堵,几乎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烦恼。有人调侃,“我不在堵车中,就在接近堵车的路上”。

如何让交通出行“快”起来,这一与人们息息相关的民生问题,也是省政协长期以来一直关注的话题。

本周三,省政协专门举行民生协商论坛,围绕“持续推进城市智慧交通建设”建言资政、凝聚共识。在3个多小时的专题协商中,不少省政协委员和与会专家及界别群众,都提到了“大数据”,认为治堵要学会借力大数据,从模糊的经验到精准的数据,多一些科学决策和妙招。


 

据人民政协报   

高架桥如何“通”起来

罗先生家住杭州滨江六合天寓,要到体育场路上班,以前每天开车沿复兴大桥——中河高架,一般20~25分钟就到;今年下半年以来,白天不管什么时间段,起码要40~45分钟才能到单位。

“我感觉这个拥堵,可能跟中河立交7条匝道封闭有关,庆春路下匝道的口子,现在老是排长队。有时候,光是从中河高架下去,都要花个5~10分钟。”罗先生说,他盼着望江隧道能早点开通,分流掉一些从复兴大桥过江去钱江新城等地的车流。

这个问题,也引起了浙江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朱小康的关注。在省政协民生协商论坛上,他把中河高架的问题带到了会场。

“中河高架工程建于上世纪80年代,目前双向四车道,日交通量达10PCU(注:PCU/日是指某条公路点上1天所通过的车辆数),承担杭州南北向最主要的交通快速通道功能。”

朱小康说,随着杭州市区的发展,中河高架严重拥堵,上下匝道与地面道路系统不匹配现象日趋严重,部分上高架匝道,如庆春路、文晖路、环城北路的匝道时常关闭。

为此,朱小康建议,可利用“城市数据大脑”中的交通数据信息,针对中河高架的交通运行特征进行系统分析,提出优化整治和实时交通控制方案。

公交车如何“快”起来

坐过28路公交车的市民知道,有时遇到早晚高峰期,光从武林广场南到杭州市体育馆,仅一站路,可能就要耗上20分钟。

公交为何“快”不起来?记者了解到,杭州的私家车数量逐年递增,满大街都是私家车,势必会造成道路拥堵。

杭州市公交集团总经理翁军在会上说,破解交通难题,公交先行。但现实尴尬是,出门坐公交,还是一样堵,确实没有太多吸引力。

“交通出行,是一项系统工程。个人认为,解决交通拥堵的关键,要抓好建设和管理这一牛鼻子。”翁军解释,智慧交通的建设无疑是该愿景得以快速实现的有效手段,但在建设过程中必须充分体现“以人为本”,要为广大市民的出行服务。

换句话说,要进一步体现“绿色出行优先”“公交优先”,在路权的分配上、在信号灯的配时上,改变目前向小汽车过度倾斜的做法,保障非机动车、行人路权的完整性、连续性和安全性,坚持推进公交专用道(延伸至路口)建设,加快推进公交专用道专门配属的信号灯建设。另外,信号灯的配时可以根据道路机动车流量及通行速度,做到自动实施调整,提高道路使用效率。

省政协委员章国经建议,抓住5G商用契机,积极推动5G在公交领域的应用试点;加大智能站台推广普及力度,加强站台与车辆、乘客、周边社区的联系,丰富站台功能;加大网约定制化公交推广力度,推动建立统一的网约定制公交平台。

大数据如何“活”起来

3个多小时的专题协商中,“大数据”是大家提到的一个高频词。

“据我所知,目前杭州高架信号和地面信号没有联动,我们能不能充分考虑高架、匝道、地面三大对象的交通承载力,实现多匝道间、匝道与地面间的协同管控,做到多目标联动降低局部拥堵‘副作用’。”

发言中,中控信息智慧交通副总工程师朱皓提到,利用大数据技术,对高架拥堵进行研判推演“查病因”;从高架拥堵成因出发,利用信号AI算法实时推荐控制方案,做到有的放矢、精准控制“促疗效”;让高架真正成为出行者“上得来”“下得去”的城市快速路,提升城市长距离交通的总体效率。

省政协委员、之江实验室副主任袁继新会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在数据有效共享方面,还有许多提升空间。

“不同智慧交通系统、不同管理部门、不同城市之间相互独立,缺乏统一标准和顶层设计,导致数据碎片化、融合程度差,数据的价值不能得到有效利用。”袁继新解释,比如交通运输部门的数据包括停车管理、诱导、智能公交监控等;公安部门的数据包括交通信息发布、交通管理中的监控等;城管部门数据包括停车资源基础数据等;政府部门之间、政府部门与企业之间、企业之间的数据都没有打通。

他建议:一方面要研究启动交通大数据资源权益立法;另一方面要推进交通数据的标准化工作。“对交通数据的管理使用做出明确界定,在风险可控原则下促进政府数据最大程度开放,明确政府部门交通数据实现部门共享、社会开放、统筹利用的范围、权限和责任。”

同时,袁继新认为要打造全省统一的交通数据开放平台。“整合交通运输、公安交管、应急管理等有关部门以及出租、公交等数据资源,实现交通设施信息、车辆运行信息、人货出行信息等各类交通信息的跨部门、多数据源的数据共享及交换,为交通业务监管服务、交通规划建设、综合指挥调度、公众出行服务等提供基础信息综合查询、资源整合分析等信息服务。”

袁继新向本报记者透露,目前他和他的团队正在探索和实践城市治堵问题。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省政协民生协商论坛开展网络议政远程协商 葛慧君主持 [ 2019-10-24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