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议政建言 >>正文内容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会:让“时间银行”助力“老有所养”
发布日期:2020年07月02日 来源:联谊报   作者:   字号:[][][]

据联谊报    “时间银行”最早是一个叫卡恩的大面积心肌梗死、严重心脏病患者提出的。卡恩46岁时从死神手中逃脱出来,对生活有了新的理解。他倡议,“时间银行”不是一个慈善组织,是志愿者将参与公益服务的时间存入“时间银行”,而当自己遭遇困难时就可从中支取“被服务时间”。

现状

我国养老布局的重心是高龄失能失智的老人,而占比80%6176岁这一年龄层的群体,由于生理、心理、生活方式、价值观念趋向年轻化,被称为“新老年”或“活力老人”,他们的生活现状没有引起社会足够的关注。

“互助养老时间银行”的产生是经济文化等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发达的省域正在由“老有所养”型向“老有所为”型社会转变,养老方式从家庭走向社会成为必然。我省已经开始尝试将“时间银行”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互助养老时间银行”新模式。

20194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大力培养养老志愿者队伍,加快建立志愿服务记录制度,积极探索‘学生社区志愿服务计学分’‘时间银行’等做法”。20195月,杭州市民政局印发了《杭州市养老服务“时间银行”试点工作方案》,提出以社区、社会组织、社工“三社联动”为驱动,建立以“时间币”为核心的服务兑换和激励机制,以累积服务时间兑换实物、社会捐赠、项目推广、公益合作、养老服务等多种形式,引导职能部门、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社区志愿者注册团体会员或个人会员,为老年人尤其是高龄、失能、失智、失独、空巢老人提供精准优良的志愿服务。

然而,“互助养老时间银行”的发展速度并不尽如人意。目前国内应用于养老服务的“时间银行”机构中,多数虽已建立线上服务记录机制,但普及程度不够、服务低端雷同、实际参与人数不多,难以真正惠及有需要的老年群体。此外,“时间银行”缺乏规范的运转管理体系,时间币“通存通兑”未打通,公众知晓度、参与度不高,公众对机制缺乏信任等问题也比较突出。

建议

为加快构建以“活力老人”为参与主体的“互助养老时间银行”,更高水平满足老年人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推进我省老龄事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我们建议:

改变“活力老人”的生活方式和理念,以他们为主体,快速壮大互助养老志愿者队伍。目前,除了由社会公益组织或以大学生为主组建志愿者队伍的形式外,以全方位动员低、中龄“活力老人”加入养老互助志愿者队伍的动员形式最为高效。另外,也可吸纳自由职业者或全职妈妈等加入志愿者队伍,他们时间自由,但与父母异地相处,无法亲自照顾父母,可以以时间换空间,帮助外地的父母获得养老服务。

免费培训“活力老人”服务技能,快速提升互助养老服务质量。地方政府应以社区为单位,开展区域内全体“活力老人”针对“互助养老时间银行”概念、互助养老相关技能(包括安全意识)免费培训,培训对象的最低年龄可确定为法定退休年龄。为增加培训吸引力,可考虑根据培训考核结果发放相应奖品,加深对养老方式从传统的家庭走向社会的趋势认识,以及对高龄老年人服务需求、服务质量、服务过程中安全风险的认识。

多渠道、多模式推广“互助养老时间银行”这一理念,快速引导“活力老人”养老观念的创新。从小学至大学,学校可以社会实践课等形式广泛开展与“老龄化社会”主题相关的国情教育,借助各类媒体开展包括“互助养老时间银行”在内的各类养老问题解决思路的宣传教育,快速让“互助共享”意识深入人心。

以政府主导构建信息平台为重点,快速增进“活力老人”对机制的信任。为解决“互助养老时间银行”机制的社会信誉问题,线上APP平台应以行政区域为单位,由地方政府集中搭建与管理。社区互助养老的推动主体建议为社区(农村地区为“村”),社区内提供服务和接受服务的人员由社区统一登记管理,在社区办公场所或专门的社区托老养老场所统一发布信息、核实身份、帮助登记时间。社会养老机构互助养老的推动主体,建议由当地民政部门监管。为确保服务质量,建议长期服务的专业护工和短期服务的志愿者按一定比例配备,在提高养老服务质量的同时,有效降低养老机构成本,解决社会养老机构难以良性发展的困境。

上一篇:王利敏委员:培训归来话收获 [ 2020-07-27 ]

下一篇:陆建强委员:关于政协委员会客厅的实践探索和思考 [ 2020-06-30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