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浙江文史>>正文内容
古村楹联,传统对话未来
发布日期:2018年03月30日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沈晶晶   字号:[][][]

据浙江日报    核心提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必须传承发展提升农耕文明,走乡村文化兴盛之路。如何坚定文化自信,实现乡土文化繁荣兴盛?挖掘利用古村落楹联的价值,是一个微小却生动的切口。省政协文史工作人员走进古村,征集优秀乡土楹联,一副副楹联的前世今生以及文化内涵得以呈现,其中蕴含的修身立本、自强不息、崇学重教等精神,也为乡村振兴和乡土文化创新提供了动力。

短短10余字的楹联里,藏着多少奥秘?

有人说,它根源于中国文字语音的对称美;有人说,这是将诗词、书法与雕刻技艺结合形成的民俗;有人说,它表达着人们从哪里来、向哪里去的思索;也有人说,它是千百年来人们对家国的美好期许……

历史上,无论是村落间新宅落成,或是名胜处亭台新建,先辈们都要在门头挂上牌匾,再于两侧楹柱刻上对联。没有这一笔一画写就的词句,一切庆祝新事物诞生的仪式便不算有一个美好的结束。而这些镌刻、记载下来的楹联,也成了先辈教育后人的载体。其中的精粹,是世代可以汲取的精神力量。

随着上世纪初白话文兴起、诗词格律学衰落,以及城镇化进程加快、古村落形态变迁,楹联的意义和形式也深受影响,甚至有不少古建筑的楹联逐渐消逝在历史的尘埃中。

幸而,一本由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纂完成的书籍——《浙风流韵——浙江古村落楹联背后的故事》最近付梓面世。征编人员与各地乡贤、文化名人走进30多个县区的田野阡陌,穿行80余个古村的小巷里弄,历时一年多,收录120篇文章、40余万字,讲述古村落楹联背后的故事。

“罗山秀气,慎水文波”“非显非藏姓氏,半耕半读人家”“一堂孝友敦雍睦,千载烝尝报本源”……这些楹联里,记录着怎样的过去?又昭示着怎样的未来?它们对当下乡村振兴又有着怎样的意义?溯源时间长河,我们一路探寻它们的前世今生。

走出书斋,

寻找有故事的楹联

这是光绪十三年的春天,清宫里刚刚举行了一场名为光绪帝亲政,实为慈禧太后训政的仪式,一时间风起云涌。但无论如何,北方政治的风波传到江南时,对德清乾元镇金火村村民们的影响,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

以致当俞樾从苏州曲园乘坐着马车,回到当时还叫“南埭村”的家乡扫墓时,乡亲们告诉他,最近忧心的事情,就是连通村北屋舍和村南田地的拱元桥坍塌了,每天不得不绕行许多远路。

春日物候变化极快,怕影响当年的播种和收成,村里决定立刻筹资重修拱元桥。俞樾听说后,慷慨地捐助了三百两白银。按照当时100斤谷子值一两四钱六分银子的物价,这可以算是一笔巨款了。等到拱元桥修完,桥工们发现还剩下不少石料。于是,村里便决定:再修建一座连通村南埭和北埭的小桥。

两年后的春天,距离新桥完全落成,只差一个名字和一副楹联了。

俞樾又如期而至。当看到这座江南常见的三孔石梁桥时,他欣然写下了西联“双桨泛轻舠,绿水潆洄南北埭;一条横略彴,青鞍安稳往来人”和东联“野渡傍溪山,会有才人题驷马;嘉名登志乘,不劳仙迹访骖鸾”。至于桥头,在写完“一橹二桨三人摇出四仙桥”的上联后,俞樾期待能向乡贤、文士求征下联,却迟迟无人对出,最后只能留下遗憾。但无论如何,“四仙桥”的名字也便有了。

楹联,需要刻,需要凿,需要雕,需要琢。人们不断用工具打磨石柱,文字、格律、书法交织在一起,记录对风物的观察,也记录了对自我的凝望。

一百年仿佛刹那间。2017年初,循着当年的足迹,省政协文史编辑部总编辑杨帆在村民带领下,乘一艘老底子的瓜片子木船,三个人用一橹二桨划水缓缓来到了四仙桥前。

反复吟诵着“绿水潆洄南北埭”“青鞍安稳往来人”的楹联,他仿佛看见一个穿着布鞋的江南女子,唱着吴侬软语的小调,踏过贯通南北的小桥,也仿佛听见了百年前年逾古稀的老人“余衰且老,犹倦倦然为吾桑梓之邦望也”的情怀。

也许是楹联文字里造福故乡的游子情怀,也许是楹联故事里反哺故土的示范力量,今天的小小金火村里,知心邻里、贴心婆媳、爱心家庭层出不穷,村民们在外闯荡、创业的同时,总是不忘回头望一眼家乡。

“古桥流水不会说话,但楹联会说话。”杨帆说,从某种意义上讲,楹联甚至比实体建筑更具有长久的力量,“为了更好发掘利用楹联的价值,省政协将‘征编浙江古村落楹联’列入了2017年的重点工作。”

在松阳、在桐庐、在瑞安,征编人员多次与有故事的楹联不期而遇。他们不断调整思路,最终将征集方向由“集萃”转向挖掘故事。

“以往解读楹联,大多数是闭门研究格律和对仗,侧重阐释文学和书法之美。”省政协文史委专职副主任周雷说,此次走出书斋,探寻古村落楹联背后的故事,既是对楹联研究范围的扩展,也是一次文史集成工作的创新,“通过朴素的故事,来传达传统文化和乡土精神。”

因为朴素,所以生动,直抵人心。

深入田野,

发现不一样的乡村

一处由卵石围成的古老池塘,一座重新修建的“和合亭”,此刻它们身处桐庐县江南镇徐畈村,安静而融洽。那稍稍翘起的檐角,指向不远处的敦睦堂,也点出了一副写于500年前的楹联。

500年前的日出,在大地上映射出一个年轻人的身影。来自荻浦村的青年申屠仲弘,沿着应家溪,从北往南途经连绵的山丘,来到徐畈村打短工。此时,早在南宋时就从金华迁居到这里的徐氏后代已经扎根兴族,并按照先祖的遗愿,坚守着耕读传家的美德。

这样的氛围让初来乍到的申屠仲弘如沐春风,因此干活愈发勤快,待人更加亲切诚恳。东家徐谷贤把青年的行为看在眼里,于是将女儿许配于他,并帮助他在村东安了家。大约50年后,因家道中落,富阳高家井村青年朱世贵也来徐畈村投靠亲戚。徐氏和申屠氏的族人们给他匀了些田,又在村西面的桑园里开辟出一块地方,让他得以在这里建造房屋,繁衍生息。

为了纪念和传达这样的包容,村民们在敦睦堂的门柱上刻下了“子孝父慈满座春风生宇宙;弟恭兄友一团和气蔼门庭”22个字。

今天,当人们站在敦睦堂前,望着眼前厚重的楹联,无异于在方寸之间发现了这个村庄传承千百年的奥秘。这些刻在柱子上,教导后代济人于难、与人为善的处世秘诀,更像是写给今人的信。

“这些年,一谈起桐庐,绝大多数人的感受就是环境好。”周雷说,从“千万工程”到美丽乡村建设,不少村庄以“农村环境治理样本”的形象出现在人们眼前,容易造成刻板印象,“在徐畈村,我们深切感受到,‘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从来都是一体的。或许,没有这样的文化传统,乡村的生态自觉和发展自信,也不会这么快建立。”

翻阅书籍,同样改写人们对乡村印象的,还有丽水莲都区的古堰画乡。乘一艘画舫,悠然穿过江南水乡,还未从长天水色中回过神来,就已经到了与世界灌溉工程遗产通济堰相连的碧湖镇堰头村,村后山峦起伏,村前溪水流淌。

在这里,让村民们自豪的不是风景,而是古建筑文昌阁门前写着“高阁文界齐北斗;中书亮节迎长虹”的楹联,以及村中题有“南山映秀”“懋德勤学”“玉叶流芳”等各式文字的门楣匾额,展示着村民仁义、和睦的处世原则,也传达着村庄向善、守信的良好风尚。

如今,堰头村与大港头村的画乡以轮渡相连,成了知名景区。游客来往间,堰头人看着不引人注目的楹联,内心相信:即便是一个偏僻的村庄,只要文化传统不断,就可以在贫瘠的土地上开出美丽的花来。

徐畈村里,徐氏、申屠氏和朱氏三姓后辈的命运牢牢维系在一起,村民们合力将医疗器械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创造的经济产值占据了桐庐县相关产业的半壁江山。

一副楹联,让人与人在一个村落和谐共生。它在,村庄的精气神便在。

活化利用,

助力乡村文化振兴

征编楹联的过程,杨帆觉得,有时是好奇,常常有惊喜,但总是在感叹:“事实上,走进古村,人们发现,真正知道楹联的村民不多,能有效利用的村庄更少。”

在金华琐园村,楹联实体已经消失,留在村民脑海里的只有模糊的印象,征编人员找来家谱仔细翻阅,逐句对照才找到了“怀仁辅义天下悦;阿谀顺旨要领绝”的句子;在安吉鄣吴村,虽留存着“一生自喜惟耽酒;再世重来更读书”等楹联,却少有人了解背后的故事,直到他们辗转找到已年过七旬的王季平老人……

“抢救的速度还是远远赶不上消失的速度”,作家冯骥才的话读来虽然忧心忡忡,却切中实际。

“伴随着如今这批扎根乡土的‘文化乡贤’老去,谁还能来为我们讲楹联的故事呢?”周雷说,对比发达国家,差距最大的是乡村,“正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所说,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在乡村最为突出,如今物质在改善,生态在美化,文化短板也得快速补齐。”

而在杨帆看来,浙江上千个古村落里留存的楹联,以及其中的精神内核,正与今天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脉相承,足够成为一方乡土文化振兴的力量和载体,“楹联里的每个故事,都能让人感知到乡土的智慧,我们的先辈特别注重学习教育,特别讲究修身自省,特别强调爱国爱乡,特别推崇和睦谦恭,特别秉持务实守信,特别坚守清正廉洁,这也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密码。”

不久前,瑞安打来的一个电话,让他十分欣喜。当地政府在征集过程中,重新发现了“梦绕边城月;心飞故国楼”“但愿润身不润屋;虽无恒产有恒心”等楹联的价值,也对乡土有了新的认识,因此决定利用退休教师等文化乡贤的力量,整理市域内古村落楹联背后的故事。

整理和保护,只是让古村落楹联文化延续的最初形式,活化利用,才能为其注入新鲜的生命力。

方圆2平方多公里的富阳龙门古镇里,人们在保留大量明清古建筑的同时,还注重培育当地居民的审美情趣,传承传统民俗文化。今天,无论婚丧嫁娶,还是逢年过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要揣摩、书写、雕琢新的对联,并在门两侧张贴。游客来到这里,欣赏古镇小桥流水的风景时,也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文化底蕴和乡土精神。

坐落于江山北部的大陈村里,镇、村两级干部正准备做一件事:整理宗祠、民宅上门楣题额和楹联,配以生动的故事,制成木质展板,置于文化礼堂,与村歌一起打造村里的“文化风景”。

千百年斗转星移,生活浓缩成一副楹联,楹联又融入生活,激励着当下的乡村振兴实践。而这,也是乡土文明的力量。


上一篇:省政协文史委举行“书香浙江”系列活动 [ 2018-04-24 ]

下一篇:文史委调研古村落保护与利用现状 [ 2016-03-16 ]

【关闭窗口】